中国经济信息官方微博    雪球   百度百家   一点资讯  

封面专题

特别策划

观 察   经济

卷首语   金融

商业   专栏

文化   调查

资讯   人物

成果   产经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代表世俗现代化的军方与代表传统伊斯兰的宗教势力水火不容?我们不得不从红色清真寺的历史、从阿卜杜勒父子三人身上寻找根源。而回头看震惊世界的“红色清真寺事件”,仍有诸多细节需要还原。

谁引爆了红色清真寺事件
分类:专栏 稿件来源:中国经济信息杂志 作者 梁 慧 编辑│张兴军

1966年,31岁的阿卜杜勒毛拉赴任红色清真寺首任伊玛时,他可能预见到这将是自己的命运转折点,却怎么都想不到,在今后的半个世纪里,这座红砖铸就的清真寺,将染上父子两代人的鲜血。

那时巴基斯坦首都刚刚从卡拉奇迁至伊斯兰堡,我们现在熟悉的许多街区,还只是荒芜一片。红色清真寺之所以选在G6区的阿巴拉兴建,是因为早在伊斯兰堡城市建成之前,这里就是当地最主要的集市。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大家迫切需要一座清真寺,满足礼拜需求;而刚刚从南部港口迁至北部波特瓦尔高原的的各级政要、军官和情报人员,大多也选择来这里做礼拜。这种传统与依赖,在很多人心里留下难以割舍的“红色清真寺情结”。

阿卜杜勒将这座清真寺打理得井井有条,还创立了巴基斯坦女子宗教教育体系。德奥班德学派出身的他,与其他教派学者之间相处融洽,更重要的是,凭借红色清真寺的独特地位,他与不少军政要员都结下深厚友情,尤其是那位独裁将军——齐亚·哈克。

齐亚·哈克掌权巴基斯坦的十年,几乎与苏联入侵阿富汗的十年战争重合。“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那也是美国人与圣战者的蜜月期。作为支援阿富汗“圣战”的大后方,巴基斯坦掌握着美国人与沙特人给的钱财与武器,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圣战者一道,源源不断向阿富汗境内输送。

阿卜杜勒毛拉掌权的红色清真寺,成了伊斯兰堡最重要的“圣战”基地,招募兵源、培训战士。这是红色清真寺“经书+枪炮”的最初实践。

那段时间,阿卜杜勒毛拉的两个儿子,正在迥然不同的人生轨迹上,各自探索。

大儿子阿卜杜勒·阿齐兹·加齐,正在父亲的母校,位于卡拉奇巴诺里区那所著名的神学院就读——那是巴基斯坦最大的宗教学府,拥有来自全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学生,属于德奥班德学派。德奥班德派是南亚地区居统治地位的逊尼教派,发源于反英殖民运动,倡导伊斯兰复兴。这个教派的许多思想后来被塔利班吸收,成为阿富汗武装力量的主要理论基础。

据说阿齐兹的宗教学识并不深厚。还是那位与这个家庭关系密切的记者赛义德,他将阿齐兹与比拉瓦尔类比:一个是著名宗教人士阿卜杜勒长子,一个是“铁蝴蝶”贝·布托独子;两人的父亲和母亲都很受人尊敬,也都死于非命,这给阿齐兹与比拉瓦尔染上些许悲情色彩,也让他们的支持者在有意无意间忽略了他们自身的缺点和不足。“阿齐兹不过就是个符号,大毛拉阿卜杜勒的长子,仅此而已”。

而小儿子阿卜杜勒·拉希德·加齐,正过着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拉希德从小就比较叛逆,反感宗教教育,更向往世俗生活。他曾经被父亲强行送进宗教学校,但不久就逃掉了。拉希德从不留胡子,穿着打扮也颇为潮流,向往西式生活。他在伊斯兰堡真纳大学获得国际关系硕士学位,毕业后在教育部谋得职位,还曾为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工作。一名导师回忆说,拉希德是个很正常、很现代的学生,非常喜欢校园生活。

阿卜杜勒毛拉对拉希德有些失望,他一直希望拉希德“迷途知返”。大概正是处于这种考虑,1998年当他前往阿富汗坎大哈会见塔利班首领毛拉·奥马尔时,没有带上“正统”的阿齐兹,而是将“叛逆”的拉希德带在身边。

坎大哈之行让拉希德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在坎大哈,拉希德见到了传说中的战士——奥萨马·本·拉登。拉希德与本·拉登单独聊了一个小时,后者为他解开许多困惑。当两人互相告别时,拉希德竟拿起本·拉登的水杯,凑到自己嘴边,喝了一口。本·拉登对这位巴基斯坦年轻人的荒唐举动感到惊讶,拉希德解释说:“从您的杯子里喝一口水,安拉就会将我变成像您那样的战士。”

这是拉希德走向“圣战”的第一步。

从坎大哈回来没过多久,一天,阿卜杜勒毛拉像往常一样,从神学院教课归来,在自己家门口与阿齐兹聊天。这时一名枪手走过来,将满满一梭子子弹全都打在阿卜杜勒身上。受人尊敬的红色清真寺大毛拉、五个宗教政党的领导人,就这样死在他一辈子的心血——红色清真寺外。而他的大儿子阿齐兹则侥幸逃脱。

对父亲之死的调查,再次显示出两个儿子的分歧:阿齐兹完全不信任巴基斯坦法律体系,拒绝警方介入;而拉希德则向警方提出调查请求。他们的母亲曾目击凶手怎样逃亡,在法庭上,她指控说,凶手逃走时,她亲眼看到一辆印有海军标志的军车就停在路边,她曾向他们求救,但遭到拒绝。警方后来曾经逮捕一名疑犯,但第二天就将其释放。据说拉希德后来还曾接到来自军方的警告,要他就此收手。不堪重重压力,阿卜杜勒的妻子后来甚至想要自杀。

赛义德说,家庭中的一系列遭遇,让拉希德对当局彻底失去信心。在这之后,他蓄起了胡子,对红色清真寺的事务也逐渐产生兴趣。他的哥哥阿齐兹这时抓住机会向他传授宗教知识,拉希德正式入道。

从此,在阿卜杜勒兄弟二人带领下,红色清真寺逐渐脱离从前的轨道。

总有人说“红颜祸水”:如果伊斯兰堡著名的“莎米阿姨”不曾被抓,局势断然不会失控升级;如果6名中国姑娘不曾被绑架,穆沙拉夫也下不得总攻决心。但其实犯错的从来都不是红颜。

2006年,阿斯玛图拉·马维阿的身份还只是圣战组织“穆罕默德军”的一名高级指挥官,而不是后来人们熟知的旁遮普塔利班领导人。他的主要战场还在巴控克什米尔,敌人只有一个——印巴实际控制线另一端的印度人。

那天,阿斯玛图拉收到一份意外的邀请,邀请人是伊斯兰堡红色清真寺的两位领导者:阿齐兹与拉希德兄弟。红色清真寺正邀请全国各地宗教领袖,齐聚伊斯兰堡,以共同商讨“巴基斯坦的圣战问题”。

阿斯玛图拉欣然前往。在伊斯兰堡的心脏地带,他结识一批宗教名流。这次行程让阿斯玛图拉逐渐认识到,原来巴基斯坦的“圣战”形势正悄然转变:从前的“圣战”对手,向西是入侵阿富汗的苏联人和美国人,向东,则是巴基斯坦的宿敌印度;然而,随着穆沙拉夫政府正式成为美国反恐盟友,他的军队也开始在本国境内的巴阿边境地区展开行动,“将枪口对准了我们的穆斯林兄弟”。红色清真寺直斥穆沙拉夫政府“卖国”,将军方对武装分子的清剿称之为“谋杀”。

那次“圣战大会”给了阿斯玛图拉掉转枪口的启迪,也坚定了阿齐兹与拉希德兄弟反叛的决心,他们的立场越来越强硬。

2006年底,伊斯兰堡首都发展局以非法建筑为由,拆除了市里的一座清真寺,红色清真寺当时就明确提出反对;2007年初,在三军情报局的授意下,首都发展局又以安全原因为由,拆除了穆沙拉夫往返总统府与陆军总部路线上的7座清真寺。

红色清真寺对此强烈不满,联络全国各地宗教领袖发出声明,其下属两所宗教学校学生也开始走上街头,发起大规模抗议活动。这次抗议成为红色清真寺此后各类行动模板:女校学生冲锋在前,男校学生随后跟进。面对舆论压力,政府最终同意出钱择地重建清真寺。

红色清真寺首战告捷,但并不满足于此。政府对清真寺说拆就拆的做法,让他们感到担心,仅靠两所学校的万余名学生,并不足以成事,自古以来,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接下来的两个月,红色清真寺逐渐发展自己的武装力量。伊斯兰堡居民发现,那所学校的学生们,开始成群结队地出入,手里还都拿着木棍!而在暗地里,他们还在囤积枪支弹药。

到了3月,红色清真寺再度出手。他们在清真寺四周修建了防御工事,在临近清真寺的两条主干道上,设置了由学生把守的检查哨岗。红色清真寺还自行成立宗教法庭,宣布实施伊斯兰教法,即“沙里亚法”,所有人遇到争端,都可以在宗教法庭寻求解决,而对于那些有违清规戒律的行为,更是要严厉惩戒。

由一队队学生组成的“纠察队”四处巡视。他们闯进音像店,在街上公开烧毁了店里的音像制品。一时间,红色清真寺周边地区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3月底,红色清真寺终于盯上他们的老邻居——远近闻名的“莎米阿姨”。

很少有人知道她的真名,但“莎米阿姨”的名号,在伊斯兰堡各类风月场所却无人不知。有关莎米阿姨的发家史,至今已无从考据,我们只知道她在紧邻红色清真寺的G6/1街区租了一所大宅子,宅子里常年住着一些年轻貌美的姑娘,姑娘一个个都明码标价,含羞带臊。

很多人好奇,在这样一个穆斯林国家,莎米阿姨的生意何以常年屹立不倒。其实莎米阿姨自有她独特的生意经:周一到周六为工作日,每天仅在上午9点至下午两点之间接客,周五下午与周日是休息日,工时以外严禁加班。莎米阿姨对此的解释是,一个单身姑娘,总是在黄昏夜晚活动频频,自然影响不好。此外,这样的工时安排也好让姑娘们向家里解释说,我是在一家政府机构工作——据说莎米阿姨手底下绝大多数姑娘,都受过良好教育,知书达理。

莎米阿姨的常客来自各行各业,其中不乏一些“脱下军装”、“隐姓埋名”者,这让她左右逢源。据说她会在姑娘们的收入中抽成70%,再将其中的30%用来打点当地警局,充作“保护费”。因此,尽管经常遭到邻居们抱怨甚至投诉,莎米阿姨的生意却越来越火。

然而,面对来势汹汹的学生纠察队,莎米阿姨苦心经营的保护网不堪一击。30多名女学生轻易将莎米阿姨、她的女儿、儿媳和6个月大的外孙女绑架。“她们就像牵牲口一样把我们绑到清真寺”,莎米阿姨后来控诉道,“殴打妇女,像遛狗一样游街,这是哪门子‘伊斯兰’?”

莎米阿姨被绑,让当地警方感到很没面子,拿了人家的钱,出了事儿却保不住。警方开始向红色清真寺施压,要求他们立即释放人质。耗了3天,学生军就势而下,给出三个释放条件,要莎米阿姨自己选择:一是警方对她立案调查;二是受沙里亚法惩戒;三是公开向外界忏悔罪行。

莎米阿姨当然选择第三条路,面对媒体,她说道:“我为我犯下的错道歉,以安拉的名义,今后我将谨言慎行,虔诚生活”。

惩戒了著名的莎米阿姨,让阿齐兹与拉希德兄弟二人看到了挑战权威的可能,也让学生军倍受鼓舞,愈发活跃。

到了6月,一名学生给拉希德打来电话:“发现一家中国人开的按摩院,背地里其实在搞色情交易!”拉希德当即拍板,几十名学生冲过去,扣押了6女1男共计7名中国人质,时间是6月23日凌晨。

根据中国媒体公开报道,7名中国人质属于“一家中国人开设的针灸按摩院”,遭到绑架的则是“老板夫妇及雇员”;而红色清真寺方面则确信,这家按摩院与莎米阿姨的皮肉生意没什么两样。

不管怎样,7名人质被绑,对中国驻巴使馆来说,绝对是一件大事。根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整理,得到消息后,使馆立即启动应急机制,与包括巴基斯坦总理、内政部长在内的多名实权人物多次交涉,并敦促巴方慎用武力,以人质安全为第一要素。直到当天下午4点45分,所有人质安全获释。报道称,“5时30分,中国使馆党委同志会见了被解救的7名人质。罗大使首先对他们表示慰问,并希望他们今后在继续合法经营的基础上,尊重当地的宗教、风俗习惯,与当地人民搞好关系。”

红色清真寺一再试探穆沙拉夫政府底线,导致局势骤然紧张。月底,政府在红色清真寺周边区域部署了大量军警及警察,对红色清真寺实施部分封锁。警方与学生之间不断发生流血冲突,期间,红色清真寺数次绑架警察,甚至还抢了一辆警车。

如果那时就有无人机航拍的话,很容易看到以红色清真寺为圆心,由内至外形成三个明显的圈子:最里面是红色清真寺的学生军,中间是军警及警察的包围圈,最外围则是熙熙攘攘、看热闹的人群。一些突破封锁的记者,散落在几个圈子之间。一名当地摄影,不幸在冲突中中弹身亡。

穆沙拉夫政府不是没有考虑到全国宗教团体的激烈反应,他们曾数次找来宗教权威,试图与红色清真寺谈判。

巴基斯坦国内所有能被政府说动的德奥班德派学者,其中包括阿齐兹的导师,都曾与兄弟两人长谈,期间阿齐兹曾同意放下武器,在政府答应不追究责任、修缮清真寺的前提下,由宗教联盟出面与政府周旋,但大家在由谁担任领导人上始终无法统一意见,最终不欢而散。

穆沙拉夫政府甚至从沙特麦加搬来宗教权威,与阿齐兹兄弟约定,在伊斯兰堡50公里外的度假胜地茉莉山谈判。但拉希德坚信这是政府诡计,一旦兄弟两人跨出清真寺,立即会被警方逮捕,根本到不了茉莉山。

4号晚,阿齐兹终于撑不下去,化妆成女学生试图逃出清真寺,留下拉希德独撑大局;9号晚,数十名教长再次来到清真寺,与拉希德做了最后一次谈判。一直到第二天凌晨,晨礼过后,谈判宣告破裂。

几乎就在教长们踏出清真寺同时,早已就位的“黑鹳”突击队,就开始了进攻。

(作者梁慧系CCTV驻伊斯兰堡记者)

 
 
·封面故事
特色小镇:新型城镇化的“特色”担当
作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新型城镇化的重要抓手,我国特色小镇建设仍处于起步阶段,但在未来有望成为拉动我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特色小镇:新型城镇化的“特色”担当
·记者手记:做一个时代的记录者
·陕甘宁:丝绸之路的新长征
·攻坚拔寨 精准脱贫
·何俊明:大健康产业的先锋
·赖学佳:富硒产业的推动者
·两会聚焦:以创新驱动未来
·观察
·总理答记者问的18个看点
·解读深港通
·以“体制复制”办特区推动东北再振兴
·一切商业皆内容,一切内容即IP
·经济
虚实经济并不对立
指责虚拟经济冲击实体经济的企业家,很多是自相矛盾的。......
·抑制泡沫 理性发展
·2017,中国制造何去何从?
·2017年经济领域的硬仗
·去库存和调控并重而行
·虚实经济并不对立
·怎样培养工匠精神?
·2017年经济预期向好
·体制成本降 中国经济才能涨
·日本如何升级制造业
·特别策划
·共享单车“黄橙大战”
·风口上的微博
·“网红”故宫进化史
·产经
·中讯四方:高压电网智能运检获新突破
·电子商务法将多方共赢
·全域旅游打造河北新名片
·充电桩的“痛”与“快乐”
·金融
证券法改革注册制为何缺席
搁置两年的《证券法》修正草案,即将在下月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再度审议。......
·证券法改革注册制为何缺席
·拉卡拉给A股讲怎样的“故事”
·资本混战“全牌照金融圈”
·债转股开启“市场化”模式
·欲做“房奴”而不得的时代
·商业
·豌豆荚寻破局
·微信小程序:为颠覆而生?
·共享单车患上“扩张综合征”后
·陈一舟:学会“做空”心态
·二手车电商生存竞速
·格力“智”造
·2017消费金融洗牌继续
·云丁进化
·任正非:我们没有想干翻苹果!
·滴滴之变 
·空气净化市场的本土先锋 
·性情陈碧勇搅动“新零售”春水
·网易的生意
·共享汽车在扩容
·人工智能新飞跃
订阅 | 杂志介绍 | 广告价格 | 推荐新闻 | 相关活动 | 理事会 | 中国法治经济 | 关于我们 |
 
京ICP备0508100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0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