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信息官方微博    雪球   百度百家   一点资讯  

封面专题

特别策划

观 察   经济

卷首语   金融

商业   专栏

文化   调查

资讯   人物

成果   产经

 
  滴滴和优步中国之战打得不可开交,最后却意外合并。共享出行领域下半场的博弈也随之启幕。

滴滴:幸存者的荣与危
分类:封面故事 稿件来源:中国经济信息杂志 作者 贺佳雯

滴滴和优步中国的合并,将滴滴出行的估值推高至350亿美元,共享经济又一次升温;以此为时间节点,共享出行领域下半场的博弈也随之启幕。

四年野蛮生长,成长为全球前三的独角兽公司,滴滴出行仿佛从诞生开始就被诟病跑得太快,它所行之处向来充满争议,从不缺少话题。

而2016这一年就仿佛是滴滴一路曲折发展的缩影,前半段顺风顺水,后半程风雨交加。从滴滴急速扩张近400个城市到获得苹果投资、并购优步中国,入选《财富》“2016年改变世界的50家公司”;从网约车合法化、新政正式落地,到与百家传统出租车企业联手合作;希望与绝望之间的戏剧性切换给滴滴带来不少历练,荣耀与危机,都曾把它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辟 谣

滴滴又要裁员了?

从2016年到2017年,这已经是滴滴第三次被卷进裁员谣言之中。

“要再不信,等我们这个月开年会时,邀请你们(传言者)多带点人来亲自数数。”1月5日,围绕“滴滴将进行成立以来最大规模裁员、减员,涉及半数员工”的传闻,滴滴出行营销副总裁李敏亲自辟谣。

尽管如此,这无疑在暗示经过了几轮地推、补贴大战教育用户,合并了快的、优步中国两家公司,滴滴这个独角兽的内部结构亟待调整。

据媒体报道,一位即将离职的滴滴员工表示,他与其他几个同事已被部门负责人约谈,并被暗示由于公司结构优化,需要重新寻找工作。该员工称,被“优化”的大多是2016年6月入职、即将满6个月试用期的员工。他还透露,10月初公司系统内还有8000多人,现在已减少了将近2000人。

而李敏则称滴滴与优步中国合并之后,截至目前员工总数为6800人,“不知道内部员工说的8000多人的数目是怎么冒出来的”。

从2015年开始,滴滴已多次被传出裁员消息。2016年初,滴滴出行被传将停止招聘;2016年8月,有内部员工表示滴滴将进行裁员;同年11月,则有传言称滴滴快车业务线下团队将裁员。不难看出,滴滴裁员的消息基本契合行业整合、监管新政推进的时间点。

滴滴与优步中国合并之后,人力优化在大部分人的预料之中。两者的合并存在人员重叠,优化或说裁员是一个必然结果。另一方面,并购后滴滴已形成垄断地位,行业寡头初现,而网约车新政地方细则在全国各大城市相继颁布……“由此造成订单量减少、司机数量减少,经过快速扩张期,相关业务的调整是必然的。”赛迪顾问互联网产业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顾文彬分析。

无论如何,从商业逻辑上看,人员的流动对于滴滴自身而言,都是一个正向的自循环过程。

博 弈

2016年7月30日,这一天是优步进军南京一周年的庆典。彼时,优步人仍然沉浸在一种自豪、亢奋的情绪之中。回顾过往一年,优步与滴滴在全国范围内“攻城略地”,尽管绝大多数战场尚且不占上风,但至少就南京而言,他们在这一阶段是胜利者——优步的市场份额超过了60%。

谁曾想,真正被共享出行领域载入史册的是两天之后,尽管多次辟谣,滴滴出行还是在2016年8月1日,正式宣布收购优步中国。根据协议,滴滴出行和优步的母公司Uber全球将相互持股,成为对方的少数股权股东。Uber全球将持有滴滴5.89%的股权,相当于17.7%的经济权益,优步中国的其余中国股东将获得合计2.3%的经济权益。

至此,滴滴成为了唯一一家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共同投资的企业。滴滴方面宣称,“该交易标志着中国共享出行行业进入崭新的发展阶段”。

但在此前几个月的博鳌论坛上,Uber创始人兼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仍然坚持:“Uber不会通过投资或并购的方式进驻海外市场,一是同行的其他公司估值过高;二是Uber希望通过竞争而不是并购来获取市场份额。”

战争戛然而止之前,滴滴与优步势如水火,打得不可开交。

这两家分食着共享出行领域这块大蛋糕的巨头,有众多相似之处,但在内核和气质上又有显著的差异。

作为移动出行行业的开创者,Uber在产品和技术方面拥有优势,比如其倡导的实时派单、不接受预约、动态调价、鼓励拼车等理念,已经成为目前行业普遍推崇的做法。

与优步相比,滴滴则更加“接地气”,融入了中国特色。滴滴从打出租车业务起家,最初只是作为出租车司机的辅助工具存在,所以采用了抢单机制、鼓励预约、手动加价等做法,但这些理念并不适用于专车产品。其实为了追求效率,滴滴逐渐改革了自己的产品,向Uber的做法靠拢。

而运营方面,相比于优步在编人数仅为800人的小团队打法,滴滴体系庞大,拥有超过6000名员工。优步将滴滴视为粗鄙的“土狼”,这是其创始人程维的外号,而优步则被滴滴视为来自长城之外的入侵者。

从撬动出租车市场,到融资军备大战,网约车的江湖始终热闹纷呈。此前,Kalanick曾公开叫板滴滴。他自称优步在中国的试产份额已有30%,他甚至帮滴滴算起账来,说滴滴每周烧掉7000万-8000万美元的话,一年就烧掉近40亿美元。

这自然引起了滴滴的反驳。滴滴副总裁陶然立马站出来说,滴滴专车的订单量至少是优步中国的7倍之多。他还揭短称,优步比滴滴更烧钱,2015年优步中国亏损15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被用于市场补贴。

是的,这场战争的本质就在于融资和烧钱,而能否幸存的逻辑在于提高烧钱的效率,让对手的花销更大。价格战以异常激烈的方式进行着,赚钱则被入局者列为目标的最后一项。驻扎在每一个城市前线的人们,时时刻刻心系着的是市场份额。多一份少一份,都牵动着他们的神经。以长沙为例,2015年10月,滴滴快车将价格从1.5元降到0.99元,尽管优步中国对应的产品人民优步死守1.8元每公里的单价半年之久,但在2016年滴滴开展半价优惠之后,相当于每公里仅为0.49元了,最终人民优步也不得不相应被逼降价。

优步一直是紧追着滴滴的,在战术上采取的是后发制人。有意思的是,滴滴如果在半夜十二点发布下一个阶段的奖励政策,优步往往不出一小时,在凌晨一点就会有所跟进,幅度自然会更大。如果滴滴在凌晨两三点推出奖励政策,那么第二天一早,你保准也会看到优步发布的相关政策。

但从宏观层面,滴滴比优步更烧得起,是由其格局所决定的。有着深厚投行经验的柳青加盟滴滴成为总裁,极大地补充了滴滴的融资能力。连续拿下400城的主要市场份额之后,柳青与苹果CEO库克一见面,就敲定了10亿美元投资。而这一轮滴滴一举完成了45亿美元的股权融资。要知道,这可是全球未上市企业中单轮最大规模的股权融资之一。

自此,滴滴的估值超过250亿美元,与优步全球的近680亿美元相比是望其项背,但却是彼时优步中国80亿美元估值的三倍以上。

在包括垄断、资本、政策等因素的影响下,围绕着网约车的讨论一波接一波。从酣战、僵持,到坚守,滴滴与优步中国两大巨头的故事在2016年“意外”地转折——合并。

受 降

2016年8月2日,滴滴宣布并购优步中国的第二天,柳青带着4位滴滴高管来到优步北京总部。“她是第一次踏入那个地方。她的脸上既看不到傲慢之气,也察觉不出有丝毫同情,举止十分优雅。”滴滴一位高级公关总监回忆道。

随后,在一场优步全国的视频会议上,柳青的脸投射在每间办公室的屏幕上。值得一提的是,柳青在第一次面对优步员工演讲的重要时刻,她说的是英文,并且流畅、得体。大概是因为优步的办公系统是全英文的,柳青似乎想表达友善。她用“伟大的对手,史诗般的对决”来表达对优步的尊敬,也重申滴滴的价值观,并强调“我们是同一类人”。

遗憾的是,柳青讲话的整个过程里,没有任何掌声。也许在优步人的眼中,这只是一场受降大会。

在程维、柳青发表的题为《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内部员工信中称,打则惊天动地、“合”则恩爱到底。

“这次合并的背后有两间公司的意愿在里面,但实际上最主要的是还是出于投资人的意愿和推动。”一位接近交易的人士曾向媒体透露。

优步中国并非容易受降,毕竟这位入侵者在第一次谈收购时还曾狮子大开口地提出要入股滴滴40%的要求。

滴滴与优步共同拥有贝莱德、高瓴资本、老虎基金、中国人寿4家投资方。上述人士透露,在这次合并中,老虎基金与高瓴资本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合并有助于双方海量投入的止血。优步全球已经确定将尽快上市的目标。在Kalanick的眼里,一直是“China First”,但现在及时止损、保住全球市场并尽快上市,自然成为比打赢中国市场上的战争更重要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柳青是柳传志的女儿,而柳传志的侄女柳甄则是优步中国区战略负责人。此前数月,Uber投资者兼公司董事、Benchmark合伙人Bill Gurley还与柳青在派洛斯福德牧场进行了简短的交流。

不过,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可能是2016年7月28日《网约车新规》的落地。《新规》直接使得中国本土的网络约租车进入合法化的行列。

而在新规公布当天,优步中国早早发布了公司“声明”,并借此强调自身的合法性。但外媒的评论也一直“看衰”Uber在中国市场的处境,甚至直言——中国网约车新规颁布将摧毁Uber的商业模式。

新规提到,要加强网络和信息安全防护,建立健全数据安全管理制度,依法合规采集、使用和保护个人信息,不得泄露涉及国家安全的敏感信息,所采集的个人信息和生成的业务数据应当在中国内地存储和使用。这意味着优步中国作为一家实体不在境内的公司,在其模式合法化上将受到质疑。

此时,或许并购才能让利益最大化,尤其滴滴和优步双方本身就是利益的捆绑者。

后来人们才知道,也正是在2016年7月28日这一天,原优步中国高级副总裁柳甄和几位高管聚集在北京与Kalanick见面,在震惊中得知优步中国将在历史上永远定格。

进 化

并购之后,人员变动首当其冲。2016年9月30日,柳甄发朋友圈,表示离开优步中国,新负责人由原来的中区总经理汪莹担任。汪莹是优步中国最高级别的三位大区经理之一,另两位张严琪和罗岗则进入滴滴,分别负责二手车交易和加油的新项目。此时,优步已经成为滴滴下属的一个事业部,不过两者在拼车上的竞争仍在。内部说法是:“不一定,谁做得好就是谁留。”

离开优步中国的高管们有的加入优步的其他战场,也有的前往摩拜单车、ofo等共享单车创业。“人才流动都很正常,从实际业务进展来看,现在双方在地方上的融合比较快,立足于城市的活动质量有所提高。优步单兵作战依赖个人素质,缺少来自总部的资源支持,滴滴在灵活性上相对弱一些,两者互为补充。”滴滴出行副总裁陶然如是评价并购之后的融合。

随后的两三个月中,保持独立运营的优步中国推出了新的用户端APP,司机端APP则和滴滴进行合并。合并之后就开始后台迁移。据消息人士透露:“3个月的时间整个优步中国都是在做后台,重新推APP,包括有100人左右去了北京都是为这个事情做准备。技术上用的是滴滴的技术团队,因为优步原来的技术团队都在美国。”

在收购案后,优步中国调整为三个大区,分别为北区、中东区、西南区。除了业务区域的调整,功能相似的部门也进行合并,人力资源、公共关系、法律、财务等职能类部门都进行了整合。

种种迹象表明,在共享经济这个圈地里,谁吃了谁都不会太多地受所谓情怀的影响,角色已经从对手转换成队友,对抗新一轮的行业竞争。任何一个行业都是如此,最后幸存的不过一两家罢了。正如易观互联网出行研究中心研究总监张旭所言,“滴滴收购优步中国仍未形成垄断局面,但这一市场的寡头化已箭在弦上。”

以合并为时间点,滴滴处于“进化”的新起点。现在滴滴真正的压力,一是自己在政府和社会中的形象,政策决定着滴滴的未来空间;二是用什么来支撑和扩大公司的估值。

安内方面,滴滴正在强化技术与大数据,提高用户和司机体验。另一方面则是横向扩展,以2016年6月2日,滴滴巴士品牌升级为”滴滴公交”为例,不仅局限于汽车,柳青希望用滴滴的智能化平台连接一切交通工具,包括公交、大巴等。

下一步的想象空间就在国际市场了。正如程维所言:“滴滴出行的主场比赛已经打完,接下来会去打客场。”2016年,滴滴投资美国本土打车软件Lyft1亿美元,之后又入股印度Ola3000万美元,还投资了东南亚地区最大出行软件Grab,在国际市场打通了彼此的应用。

不过,到目前为止,滴滴在国际化方面仍然没有当地运营,而是以投资+合作的方式进行渗透——先持有当地公司股权,再择机收购获得运营网络。总体上,滴滴可能更多跟随Uber的脚步进入某一市场展开竞争,而不是直接进入一个Uber的空白市场。在获得充足的本地化运营经验前,滴滴的扩张将以资本与合作驱动。

“滴滴走向国际化是场困难的比赛,但我们乐在其中。”2016年,柳青在WSJDLive全球科技行业大会上如是说。

 
 
·封面故事
巢鸟之争
经过近十年的野蛮生长,快递江湖的跑马圈地看似已经尘埃落定。但在万亿市场空间的引诱之下,巨头并不甘于承认时下的格局。
·红色基因引领绿色创新
·巢鸟之争
·陕甘宁:丝绸之路的新长征
·攻坚拔寨 精准脱贫
·何俊明:大健康产业的先锋
·赖学佳:富硒产业的推动者
·两会聚焦:以创新驱动未来
·观察
·中国的雄安机遇
·“商住房”还能起死回生吗?
·以“体制复制”办特区推动东北再振兴
·新兴市场强有力开局
·经济
发展农业的四种思路
随着人类生产技术的发展和社会化组织分工的不断进步,世界各国发展农业的基本思路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棚改和货币化安置的那些事儿
·个人税优健康险700亿蛋糕待切
·人民币汇率机制新改革点评
·长期利率偏低会带来危害
·聚焦“一带一路” 纵论对外开放
·近期中小企业扶持政策
·六月新规,影响你我生活
·特别策划
·雄安新区:横空出世背后的千年大计
·专访唐宁:拥抱全球资产配置的黄金时代
·“网红”故宫进化史
·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印度格局
·产经
·新能源汽车行业格局或生变化
·汽车流通和后市场多元化竞争时代开始
·新常态下的山东民营经济
·可燃冰商业化重塑能源格局
·金融
IPO库存加速消化中
今年监管层的思路非常明确,就是大力推进IPO,加快去库存的步伐,同时规范再融资和并购重组。......
·A股新规则破解老难题
·H股地产股狂飙,A股要跟上
·茅台是否对得起“飞天”的股价
·资本市场骂战四起
·现金贷“滑铁卢”之后
·商业
·“国家队”谋变创投圈
·共享汽车不会“野蛮生长”
·特色小镇建设需“三生融合”
·智能手机出中国记
·网贷监管风暴
·郭树清“盯”上了现金贷
·消费升级下,网购的五大特征
订阅 | 杂志介绍 | 广告价格 | 推荐新闻 | 相关活动 | 理事会 | 中国法治经济 | 关于我们 |
 
京ICP备0508100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0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