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信息官方微博    雪球   百度百家   一点资讯  

封面专题

特别策划

观 察   经济

卷首语   金融

商业   专栏

文化   调查

资讯   人物

成果   产经

 
  波拿巴的大炮帝国倒下,五支利箭却借此插遍欧洲,百年金融帝国扎下了最初的根基。

国债做市商的“战争与和平”
分类:金融 稿件来源:中国经济信息杂志 作者 王豫刚

19世纪初,庞大的战争开支令国债市场规模暴增,而在彼时贵金属货币和缺乏良好交通条件的情况下,大规模的债券兑付和利息清算非常困难。通过罗氏家族内部构建起的跨国债券支付清算体系,让伦敦的投资人也可以轻松拿到奥地利国债的利息,这就是罗斯柴尔德业务的核心。

他们成为了欧洲债券市场事实上的唯一做市商:所有的国家、企业和个人,都几乎只能从他们这里买到跨国债券,也只能把自己的海外筹资业务交给他们。

垫资刷出来的好评

1808年威灵顿带着远征军远赴葡萄牙的时候,罗氏兄弟国债生意的种子便已埋下。英法葡西在伊比利亚半岛四年的拉锯战,不但拖垮了拿破仑,也差点拖垮不列颠。

当时,金银仍是人们心目中牢不可破的支付手段,率领着“正义之师”的威灵顿公爵不可能大印军用手票。把成桶金币运到西班牙风险过大,把英镑汇票在当地银行出售贴现几乎成了英国人的唯一选择。然而到了1812年末,威灵顿发现,英国汇票在里斯本已经卖不出去了。

而此前几年间,内森?罗斯柴尔德从英国出发的“布匹船”,用来压舱的是沉甸甸的金块。海峡这头的罗老五詹姆斯收到金子,换成英国汇票,再运回英国。这种业务的利润有多高?1812年4月,2.8万英镑的金块换回了6.6万英镑的汇票。这当然是违法的,但拿破仑也需要金子,对这项业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威灵顿跨过比利牛斯山进入法国时,詹姆斯的英国金币和公爵的英国汇票接上了头。按照野史,罗老五为了和威灵顿会面,还曾化妆成一个老太太穿越法国防线。此时,英国主要欧洲外汇交易和融资中心阿姆斯特丹正被法国占领,市场陷入瘫痪。更重要的是,通过类似老爹的方式,内森和新任军需大臣赫里斯搭上了关系,这是不亚于选帝侯的第二个贵人。

1814年1月11日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其意义实际上远大于一年半后的那个雨夜:这一天,罗斯柴尔德们正式接下了以2%佣金为威灵顿筹集60万英镑法国金银币的委托。

按照内森的说法,他得到这笔英国政府大单是托了东印度公司的福:早先一段时候他买下了80万英镑的东西,按照政府的意思把它们运到法国交给了威灵顿,而在此之前他已经“用折扣价买了很多”威灵顿的汇票。需要注意的是,像中国的苦逼建筑公司承揽政府工程一样,罗斯柴尔德们要先垫资,通过兄弟们帮忙,内森用欧洲大陆各地收来的低价英国汇票换成金子,再把金子运给威灵顿,这甚至产生了额外的利润。

垫资行为和按时交付令赫里斯满意,这带来了另一笔大单:承兑英国政府向盟友支付的补助。这笔业务数额惊人——1811年-1815年间,英国一共向盟友支付了4200万英镑。在某些地方,情况比较顺利,通过给俄罗斯经手人、外交官热尔韦1%的返点和直接送货到军营的服务,俄罗斯在1814年60多万英镑的补贴业务给罗斯柴尔德们带来了8%的可观利润;而像梅克伦堡这样的小邦国,甚至接受高达35%的折扣来换现钱。不过在普鲁士,詹姆斯就只能用3%的微薄利润来换取继续“与王室保持联络”,到了奥地利更是一无所获。

补助款生意表面上的利润只是冰山一角,水面下则是几兄弟利用地理布局进行远期汇率套利。现如今,外管局的交易员通过互联网下单,随时可以买到美国国债,但在19世纪初,外汇交易可比敲键盘复杂多了。巴黎、伦敦、法兰克福、阿姆斯特丹、柏林和布拉格都有兄弟们的窝,几乎欧洲大陆市面上的英镑都是罗斯柴尔德们运来的。毫无疑问,除伦敦之外的几乎每一个主要外汇交易中心,英镑的庄家都姓罗。为了快速传递信息,兄弟们之间甚至直接用红蓝两色的信封来代表当地汇率的涨跌。不过,情况还是偶尔会失控,1814年7月,内森向法兰克福一次汇去了十几万英镑,由此带来的英镑贬值差点把全家人都害死。

做市商的流动性噩梦

1815年拿破仑重返巴黎时,内森?罗斯柴尔德的预期是战争还会继续进行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为此他开始在伦敦囤积黄金,以便为威灵顿供应军需和向英国的盟国提供补贴款。这一次,生意彻底做大了:欧洲大陆市面上的现金被他搜刮一空,所有国家都几乎只能从罗斯柴尔德那里拿到金币,在最高峰的一个月,仅补贴款就运送了100万英镑之多——整个1815年,赫里斯和内森的交易额逼近1000万英镑。

只要战争还能继续,欧洲大陆和英国之间的货币支付就还是罗斯柴尔德们说了算,普鲁士、奥地利和俄罗斯政府的财政就还将糟糕下去,他们也就还得继续靠罗斯柴尔德们融来的钱过日子。然而胜利来得太快,现在一切都乱套了:拿破仑的百日王朝如此短命,以至于兄弟们基于“战争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日子”的预期所做的那些布局,反倒成了套牢自己的麻烦。这些麻烦是相对英镑不断贬值的金银、大量只完成一半的补贴款业务和100万英镑等着承销的国库券,一旦和约谈好,这些业务都要完蛋。

困境可以从一个场面中得以管窥:内森的“镖师”约翰?罗沃斯顶着夏季烈日在战场上风餐露宿,最终带着价值23万英镑的普鲁士金币找到威灵顿的军需官邓摩尔,得到的却是“这些已经不需要了”的回答。一方面,罗老大在法兰克福看着一堆没人要的金币发愁,另一方面,其他几个兄弟却苦于手头没钱。

从罗斯柴尔德家族留存的信件中,我们甚至可以看到一些与“英明神武”印象大相径庭的故事:进行这些大笔融资生意时,他们的账目混乱,甚至要靠开空头汇票拆东墙补西墙,类似诈骗。所罗门?罗斯柴尔德写信问内森?罗斯柴尔德:“我们应该很有钱,但钱在哪里?”罗老三这样回答:“(老四)应该有个账本。”而奥地利政府拒绝让罗斯柴尔德承揽补贴款汇兑的一个理由,竟然是担心他们会破产。

好在欧洲其他国家的王室、官僚和银行家一样不希望战争太早正式结束,这样他们就拿不到更多补贴款了。多亏这种心照不宣的合谋,罗斯柴尔德们终于挺到了1815年11月第二次巴黎和约签订。在此期间,他们还用已被证明“非常行之有效”的回扣和贿赂,从普鲁士、奥地利以及其他德意志小邦争取到了更多的补贴业务,并继续为驻扎在法国东北部的百万大军运送军饷,手头的麻烦们也陆续处理完毕。

1816年,和平终于来了,罗斯柴尔德们面临着被查账——坐庄英镑的事情绝对见不得光,这真是要了亲命。对账本“粉刷”数月之后,他们终于坚持到了赫里斯离任,顺利过关。

最初的根基

考虑到罗门五虎没有一个人采用当代会计的基本复式记账法、向各国经办人提供大量回扣和贿赂、发行了总额接近200万英镑的空头商业承兑汇票,还利用操纵汇率大发其财,他们能够安然无事,或许只能用“主角光环”来解释。

这些账面上“不知去向”的巨额利润,事后来看,大部分在1815年底被内森以62%左右的成本丢进了英国国债市场,1817年7月以82.75%左右的价格套现,大约增值25万英镑,并完成了“洗白”。内森确实在英国国债市场上赚了一笔,但远没有传说中那么夸张。

“滑铁卢神话”有所粉饰,但兄弟们的地位提升却实实在在:到1818年6月新的合伙协议签订时,1810年梅耶父子公司的8万英镑和1815年兄弟五人的50万英镑,已经变成了177.2万英镑。在烽火连天的欧洲四处奔波中,犹太街的小门面成长为“三家联合商业机构,按照五个合伙人的相互责任进行运作”,与此同时“形成协调一致的利益”。波拿巴的大炮帝国倒下了,五支利箭却借此插遍欧洲,百年金融帝国扎下了最初的根基。

 
 
·封面故事
巢鸟之争
经过近十年的野蛮生长,快递江湖的跑马圈地看似已经尘埃落定。但在万亿市场空间的引诱之下,巨头并不甘于承认时下的格局。
·红色基因引领绿色创新
·巢鸟之争
·陕甘宁:丝绸之路的新长征
·攻坚拔寨 精准脱贫
·何俊明:大健康产业的先锋
·赖学佳:富硒产业的推动者
·两会聚焦:以创新驱动未来
·观察
·中国的雄安机遇
·“商住房”还能起死回生吗?
·以“体制复制”办特区推动东北再振兴
·新兴市场强有力开局
·经济
发展农业的四种思路
随着人类生产技术的发展和社会化组织分工的不断进步,世界各国发展农业的基本思路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棚改和货币化安置的那些事儿
·个人税优健康险700亿蛋糕待切
·人民币汇率机制新改革点评
·长期利率偏低会带来危害
·聚焦“一带一路” 纵论对外开放
·近期中小企业扶持政策
·六月新规,影响你我生活
·特别策划
·雄安新区:横空出世背后的千年大计
·专访唐宁:拥抱全球资产配置的黄金时代
·“网红”故宫进化史
·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印度格局
·产经
·新能源汽车行业格局或生变化
·汽车流通和后市场多元化竞争时代开始
·新常态下的山东民营经济
·可燃冰商业化重塑能源格局
·金融
IPO库存加速消化中
今年监管层的思路非常明确,就是大力推进IPO,加快去库存的步伐,同时规范再融资和并购重组。......
·A股新规则破解老难题
·H股地产股狂飙,A股要跟上
·茅台是否对得起“飞天”的股价
·资本市场骂战四起
·现金贷“滑铁卢”之后
·商业
·“国家队”谋变创投圈
·共享汽车不会“野蛮生长”
·特色小镇建设需“三生融合”
·智能手机出中国记
·网贷监管风暴
·郭树清“盯”上了现金贷
·消费升级下,网购的五大特征
订阅 | 杂志介绍 | 广告价格 | 推荐新闻 | 相关活动 | 理事会 | 中国法治经济 | 关于我们 |
 
京ICP备0508100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00124